Monday, April 23, 2012

转载:廣場是角力戰場/鄭丁賢


鄭丁賢‧廣場是角力戰場

2012-04-20 09:08

把不同意見放在一邊,大學生在獨立廣場受到攻擊,實在太可惡。
可惡的背後,可能還有可怕的陰謀。
我的意思是,攻擊大學生不應該,沒必要,更是違法,也會激起社會的反彈,點燃群體的憤怒。
攻擊的一方,除非他們是三級笨蛋白痴,否則,他們知道一打之下,獨立廣場的佔領運動,形勢改觀。
明知如此,為甚麼還有這種動作?
究竟是愚蠢,還是另有計謀?
目前沒有答案,看來也很難有答案,除非警方能夠揪出肇事者,找到幕後黑手,揭發其動機。
近期幾宗帶有政治動機的攻擊事件,迄今都沒有下文,加上這一次事件,警方再不加把勁,誰要揹黑鍋,顯而易見。
大馬政治愈來愈複雜,一些黨內派系混水摸魚,一些激進組織失去控制,一些團體借黑道力量逞凶,為的就是爭奪權力地盤和政治利益。
大學生的想法比較單純,獨立廣場表面上風涼水冷,但是,背後卻是危機四伏;畢竟,廣場不同於一般校園,後者還是比較安全。
就事論事,人們可以不同意這些大學生的訴求,但是,必須尊重他們集會的權利,更不應該危及他們的安全。
這些大學生沒有威脅到任何人。只要他們照顧自己的健康和安全,維持環境的乾淨和衛生,同時不要荒廢學業,那麼,政府和社會要有雅量,給予他們一個佔領的空間。
“佔領”是一種表述的自由;當然,人們希望大學生不只是懂得佔領,也要能夠提出有說服力的佔領論述。
換句話說,人們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訴求,但是,必須同意他們有表達訴求的自由。
原先各方都還算克制;市政局雖然有一些干預,但手法溫和,沒有導致衝突;高教部和大學當局也相當寬容,沒有採取紀律行動。
輿論也對佔領行動進行正面的探討。有人支持大學生,也有人提出置疑。
正如我之前反對廢除高等教育貸款,也不主張大學教育免費,然而,我並不反對大學生集會和佔領的做法。
學生們不苟同我的意見,特地為鄭安哥搭了一個VIP帳篷,請我入住。我愉快心領,當成是一種幽默的回敬,只要不存惡意,不扭曲謾罵,我欣然接受。
獨立廣場顯現一種正面氛圍,一方面是不同意見的和平表述,另一方面也顯示自由的政治文化在形成中,而不同於過去集會的悲情和對抗
只是,有一些人,或是集團派系,不想見到這種正面演變,或者,如此發展不利於他們的處境。
大學生們,要有熱誠,也要有智慧。


【熱點新聞:大專生獨立廣場集會】
(星洲日報/馬荷加尼‧作者:鄭丁賢‧《星洲日報》副總編輯)


2 comments:

Jerome令狐 said...

如果不是政府贪污腐败,才不会发生这种冲突

Johanna said...

人民受罪啊!!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